郑书宜

我爱你,从始而终,越爱,越深

sugar:

可以说是非常可爱了。
中午吃蛋菜结果吃出了一大堆小螃蟹……数了一下似乎有十五只。
软软的小小的搓一下就烂掉(?)

p3小螃蟹: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
我:╭(°A°`)╮眼,眼睛在哪……?










悄悄捞本宣: http://suxianren-cyc.lofter.com/post/1dd88d28_1126cf2b
能不能卖完二十本啊呜呜唔

清早起来看了看LOF


exm???

【泰渝】梦里看花

泰渝,OOC,慎入慎入,勿上升真人

不多说。食用愉快





清晨的天空是被阳光擦白的蓝色,看久了便亮得刺眼。白花花的流云都抱成了团——它们乐得清闲,完全不用担心会有被风吹散的危险。

阮小渝在闹钟响起的前一分钟准时麻溜地起床穿好衣服按下将要作乱的闹钟,伸了个懒腰看着外面的街道,不自觉地就想到昨天的比赛。

眼眶忽然酸了酸。他低下头用力揉了揉眼睛。

啧,果然是这阳光太刺眼了——他这样想着。


离下午一点开始的训练还有很长的时间,或许他该去做点什么事。阮小渝这样想。

去找阿泰吗?

这个念头一旦在脑内萌芽便挥之不去。他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几秒钟内脑中已经想出了千万个去找他的理由并顺便思考了一下如何面对可能到来的咄咄逼人。

他有些头疼地敲了敲太阳穴。

刚准备出去就看到推门进来喊他起床吃饭的伪装,刚想问他为什么他能进来转念一想又想到昨天晚上临睡前好像没有锁门。阮小渝没好气地给了他一个白眼。伪装看了看阮小渝乱糟糟的头发和眼下两片浓重的黑色,向来直来直去的伪装这次同样坚持着他的习惯,没经过大脑思考便开了口:“大早上的发春了?”


我去你大爷的发春。


阮小渝难得没有理他,抓起宿舍钥匙就往大门走去,在经过他身边时狠狠踩了他一脚。伪装看着他难得没有驳回自己还愣了一下,听到门被“砰”地一声摔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小声嘀咕了一句“不会真发春了吧”。





“我梦里看花 是否太无奈

留下许多伤感 等你来陪伴

是否太自私 替我分担从未明白

我们曾经 笑着哭着看着青春

走远 不再来”


他在XQ的基地前徘徊许久,还是离开了。


他不想看到阿泰——现在的样子。


阮小渝戴着耳机漫步在江边,听着耳机里传来的清越悲愁的女声,缓缓停下了脚步。



“我们曾经,笑着哭着看着青春

走远,不再来”



青春吗?



他和阿泰的青春一样,又不一样。


他们的青春和一腔热血都奉献给了电竞,这个自己所喜爱所追求的东西。

他们都是同样耀眼的人,同样站在舞台的顶端和舆论的风口浪尖。他们有着同样的骄傲和同样的自尊,不服输,拼尽全力,一个人在无人的时候默默舔舐伤口。

他和他就像两匹孤傲的狼一般。彼此间的共同点和惺惺相惜让那份最初不明不白的友谊顺理成章地发酵成了所谓的爱情。很巧,他们都不属于很会珍惜感情的人。他们这个圈子,说出来的话真真假假难分难清。有几句话是真的掏心掏肺,又有多少句话是在镜头下的面具,戴久了便一直在脸上了。



“我梦里看花 是否不再来

醒后一场梦过 又几时徘徊

是否还记得 曾经山盟海誓的爱

我们一起 疯着闹着爱着彼此

回忆 都消散”




阮小渝忽然想起他的笑,他的眉眼,他在确认关系后信誓旦旦地对着自己说要戒烟的认真模样,云雨过后抱着自己沉沉睡去的有力臂膀,在镜头扫不到的地方像一只偷腥的猫般亲吻自己的桀骜笑容。

一点一滴都是他,想的全部是他。在与LGD打最后一场决胜局时,脑内浮现的,还是他。

他要赢,他必须赢。

不管是为了他,还是为了自己,或是为了队员们和自己的梦想,为了eStar。

孤注一掷。





江边的风吹过他的鬓角,扬起一根根发丝,调皮地把玩着。他摘下耳机,擦去不知何时遗落的泪水,注视着远方的山峦。


他知道那里曾有他的梦想。



“我的梦想,就是拿下一个冠军。

如果可以的话,再走向全世界。

拿下一个世界冠军。”



阮小渝刚准备回头往宿舍走,听到身后传来了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飘飘散散化在风中,钻进他的耳朵。


“都来了,还想走么?”


他愣了一下,慢慢回过头,看着见阿泰正带着一脸笑容看着他。

还是那熟悉的张扬的笑。阮小渝突然安心了下来。




“你就不想我吗?”







我梦里看花 是否太无奈

留下许多伤感 等你来陪伴

是否太自私 替我分担从未明白

我们曾经 笑着哭着看着青春

走远 不再来

我梦里看花 是否不再来

醒后一场梦过 又几时徘徊

是否还记得 曾经山盟海誓的爱

我们一起 疯着闹着爱着彼此

回忆 都消散



在梦里曾看见过最灿烂的花。


阿泰走过去狠狠地抱住了阮小渝,毫不在意旁人略微异样的目光,在阮小渝的唇角边深深烙下一个吻,还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嘴角。


看着怀里的人红了眼眶,他只是笑了,愈加抱紧了怀中的人。



“我好想你。”


阮小渝噎住了。纵使在脑内想过千言万语,面对着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红了眼眶。


“混蛋,你他妈就是个大混蛋。”


“是,我确实是个混蛋。”阿泰也不反驳,只是应了下来。




“我想你了,阮小渝。”



他眸底的颜色愈发深邃,终是在怀中人吻上他的那一刻舒展了眉眼,扣着他的后脑深入。


同样褪不去的骄傲,却依然喜欢到疯掉。




下次一同看梦里花开。















后记:

OOC短篇,歌词自编

他们有那——么好

eStar一定要成功卫冕!


尘朿朿:

私服吕布×上将赵云
日常手绘鱼…还在摸索中…
羡慕会用水彩的太太qwqq

【信白】《暗涌》06(上)#肉#

温泉玉子:

《暗涌》by韩驭(现代校园)
痞子信x骚白


第六章(上)


有肉渣慎入。
链接见评论区


深夜飙车。坐稳了(其实卡肉了)(打你)
我的qq:2749601455,欢迎来找我开车。


看得开心麻烦点个喜欢,给你们笔芯。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傲寒404:

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




我想请问一下,你真的“小”吗?


可能你从未意识到,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



  • 小红心=我读过了您的文,很喜欢,谢谢。


  • 小蓝手=我读过了您的文,喜欢,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


  • 评论=我读过了您的文,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或者,我只是想交流,想告诉您我有多么喜欢。虽然,可能我说的话非常简单。





但是我想,现在不少的读者应该是:



  • 小红心=就是……Mark啊……扫文标记,因为有时候我会忘记自己读到哪,所以留个痕迹,之后回去翻就比较方便了,一般情况下看完文我会再取消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 小蓝手=基本不点啊……新版APP里我也根本找不到这个键啊,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 评论=我真的只是小透明,虽然很喜欢,但也不知道怎么说啊,只能默默地仰慕太太啦QVQ太太不要见怪哦,么么几




不好意思,综上所述,让我们看看最后你留下了什么?


答案是:什么也没有。


你做的只是“我很爱您我真的很爱您啊我只是没有说QAQ”




好,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请问:你觉得自己算不算白食党呢?


“你说话真难听!”我猜有人要这么对我说了。


但这真有趣,你没有说,难道要写手去意淫吗?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




好了,您看到这里,大可以谴责我的粗俗无礼,我本不是什么善良之人,尖酸刻薄蛮横无耻都是我的本性,但今天我并非要强X任何人,这句话这几天我已经说过很多很多次了,我不想实行道德绑架,说写手是多么不容易,产出是一个多么孤独的过程,既然有产出啦读者看过就要留下痕迹。不好意思,这是什么鬼逻辑?我拒绝,也不爱听。


请问:“我只是一个小透明”真的是成为白食党的理由吗?


我不作答,你觉得呢?




我生怕有人误会,所以决定解释一下白食党到底在我心里是什么意思。白食党=喜欢某文,但只选择扫过,什么都不做的一群读者。他们没有点红心,没有蓝手,没有评论,没有关注,没有表白。我的意思是,以上的任何一条都没有,只是静静地扫了文,走了。


所以现在,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如果是因为写手写的不好,没人看,没人响应,最后写手退出了,这一点也不让我觉得可惜。难道写的不好我们还要供着养着吗?凭什么?读者是不是欠写手的?有吗?


但,如果不是呢?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这些事情。


我本不愿意拿到台面上来讲,会显得我格外玻璃心,而玻璃心该死,不碎不痛快,这个我懂。但我并非在为自己喊冤,我本无意强X任何人。


我明白圈冷和圈热的区别,也知道形势永远比人强,借用林朵太太的一句话“若圈冷水深,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若圈热水浅,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但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今天所谈的,和这并不是同一件事。


最后,给大家留一个附加题,也许有人会觉得很难,也许有人一眼就能看出答案,我并不知道,也没有正确答案给你们。


题目是:既然现在的环境已经如此恶劣了,我们还能做点什么?




:)


结尾是,我理解读者所有表达爱的方式,不包括白食。


希望您能看到,今天我所写的是“表达爱的方式”,所以一切讨论是建立在“爱”之上的,因此,在这里所说的一切,都只是针对“全然沉默的喜欢”或是“无意的伤害”,有时候看到好的文太喜欢反而忘了点赞推荐,只是“有时候”,而我在强调的是一种“经常”。


其实只要留下一个小红心都不算是白食党,一句“很喜欢,谢谢太太,请加油”都不算是白食,都是对写手的尊重和表白。我想……如果不能为写手带来一丝慰藉,至少也不会让ta们感到落寞吧?


环境恶劣,我们头脑风暴,提出修改意见。


环境恶劣,我们尽可能的更温柔一些,彼此抱团取暖。


环境恶劣,我们等待lofter出现有力的竞争者,让它要么在竞争中进化,要么被自然淘汰。


以上。



清光(枪酒/伪中篇)

沉迷枪酒无法自拔





最近要期末了,更新可能慢

辣鸡文笔

保证HE,我是亲妈



ooc,注意避雷

先放段感受下,总觉得好没有头绪,大概会写成意识流?




总之,食用愉快











他第一次离死神如此之近。




面对早已改变的昔日挚友,他垂头不语。




只是忽然想起了他。



他自嘲地笑笑。




闭上眼的刹那,他听到了枪响。




他睁开眼。






李白的瞳孔闪烁了几下,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愣愣地看着面前逆着光的金发男人。




他笑了,朝着李白伸出了手



他毫不犹豫地回握




“你来了。”



“我来了。”



“太迟了,我想你。”



“抱歉,baby,我……”



“我爱你。”



“我也爱你。”













Chapter.1
华灯初上。


夜晚悄悄降临这座城市,街头灯红酒绿喧嚣,阑珊辉煌。街旁酒吧里的狂欢和那扭着腰肢,浓妆艳抹的女人引去了人们的的目光,迷醉其中。


独那坐在角落里的白发男子无人留意。
这座城市的夜晚,不经意间深深掩埋了那游弋在黑暗最深处的罪恶。


他的手里捏着一张便签和一把精致小巧的带着棕色复古花纹的左轮手枪,冷冷地注视着舞池里欢畅的人群。
他压低了帽檐,弯起一个嘲讽诡秘的微笑。


十点。













“第23个。”















子夜。
身着警服的黑发男子手里拿着一张便签,看了看眼前的木门,眼底一片冷寂。


“啊——救命救命我不要进去我不要看尸体好可怕啊啊啊啊啊啊!我是谁我在哪妈妈我要回家!”
“行了你别说啦……本来就是局长让你来的你总不能回去然后和他说一句‘老子不干了我要辞职'吧?”李元芳连劝带拽地拼命想把马可波罗从墙上扒下来,但那货就像涂了520似的粘在墙上,还一直大喊着“麻麻救我我要回家好可怕!”


密探叹了口气。


“你再不下来我不介意和狄大人说把你调去法医组。”


马可怂了。



原来耗子切开是黑的……果然在狄狗官那里工作都会这样吗……




李元芳把马可波罗从墙上拽下来,拖到了门口。然后狄仁杰指了指脚下的地方。
马可波罗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但在李元芳“调去法医组”的威逼下还是咬紧牙关,强迫着自己向下望去。
从门缝中延伸出来的,是点点腥红,连接成线。
马可波罗只觉一阵眩晕袭来,胃有些翻江倒海,恶心的感觉逐渐向全身蔓延。




“……我能在门外放哨吗?”
“你哨兵?抓紧给我进去。一个新人怂什么怂,就你这样的还能从警校毕业?警察从此毁于你这一代。”狄仁杰不屑地哼了声,捋了捋额前的绿毛。



马可波罗抽了抽嘴角。
有一个杀马特的上司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在他扶头努力保持清醒时,狄仁杰一脚踹开了那身木门。
一边同是刚毕业的实习生妲己因为恐惧而紧紧地捂住眼睛,爆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他却出乎意料地冷静了下来。


“够了,”一片腥甜中传来狄仁杰的声音,“睁开眼睛吧,正如我们所料。”



马可感觉自己的嘴角好像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不过,与其说是嘴角的抽搐,更应该说是谜一般的微笑。



李元芳瑟缩了一下。



马可波罗没有再继续在意下去。他在弥漫着腥甜诱人气味的空气中呼一口气,像是做好面对一切的准备了。


“不过是去验证推论罢了”


他自我催眠着,思绪无止飞舞,脑中一片混乱。取代眼前的迷蒙的是清晰无比的景象,清晰到令人反胃。



冰冷的房间里打开的窗户吹进一阵大风,桌上的纸张飘落到地面。马可波罗想要捡起看看上面的内容,却在窗外点点灯火的照耀下发现它已被地面上肆意绽放的猩红染得看不清楚。他回头,顺着血迹方向看去——一只苍白无力的手垂在地面,被血红染透,再向上看,是尸体的表面无数道骇人的刀口和那张张大了嘴巴,眼球突起的毫无血色的面孔被摆在床上。

他意外的冷静。

又是一阵在沉默中响起的脚步声,一旁的狄仁杰径直走向尸体,身后还跟着一个戴着大白口罩的法医。



他把手背到后面,悄悄把带着血迹的项链装进口袋。











他闭了眼,没去看。







他认识他。


那具尸体。









马可波罗无奈地看着狄仁杰将一堆资料摔到他的桌子上。

“死者姓名周瑜,25岁,火锅店老板。生前无仇人,欠债等,但不排除仇杀与经济方面的纠纷导致。经过尸检,死者的身体上共47道伤口,手法极为干净利落。伤口最深达3厘米左右,最长达14厘米。”
狄仁杰又掏出一捆照片摔到马可波罗面前。
“嫌疑人手法与之前发生的22起案件极为相似,并且没有在现场留下丝毫的痕迹与物证,怀疑是共犯。我把前二十二次的资料都调出来了,就在这里,自己加油吧。”
他说罢,便径直离开。关门前,他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头来对着马可波罗说:“这个案子很重要,虽然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上级要让你一个刚毕业的胆小鬼新人来侦查这个案子,但是……”他的目光凛了凛,“如果你敢有一丝懈怠或一事无成,我首先饶不了你。”
门“砰”地被摔上。


马可波罗盯着门沉思了良久,无奈地笑了笑。
“强迫症真不是盖的……一个有洁癖的人是怎么做刑警的?”





他转了转手中的笔。



不过确实比较棘手啊,在那个地方这么多年也没遇到这样的情况,第二十三起……





看来,得先找他问问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看着手中的项链,眼底漾着浓得解不开的柔情。






“没想到,我们将要以这样的方式重逢。”





指环扣里小巧的左轮手枪,映着他潋滟的瞳眸。

世界辣么大(枪酒/段子)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被作业折磨到不想说话
一个来自全肉的貂蝉小姐姐的怨念

搞事情属于我,扛把子属于枪酒

辣鸡文笔,慎入




1.世界辣么大



2.马可波罗微笑着躺在自家门口冰冷的地面上,看着李白哼着小曲儿推掉了水晶。



3.蓝瘦




4.安琪拉:菠萝你为什么不怼李白?

马可:怕睡沙发。

安琪拉:……




5.第二天,八卦小能手安琪拉把这件事传遍了全峡谷。

“小乔又见证了一对基的诞生。”

“马可和李白居然是一对。”

“撩人势力实力搞基。”

“月光啊!闪爆GAY们吧!”

“妾身,站枪酒。”

“华丽的枪酒大片,由本小姐主演!”

“我……”
“子龙别凑热闹了我们走吧。”
“吕奉先你再不放我下来我就揪了你的须须。”

绿婵:“妈个鸡吕奉先快滚,放开老娘的子龙哥哥。”



6.马可快哭了

他和李白真的只是舍友关系,为什么没人信?

“……先生我错了,您先把您的枪收起来OK?有事好商量有话好好说……其实世界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不做无法实现的梦。”



7.刚刚被韩信塔下怼死的马可绝望地躺在地上

哦,世界辣么大



8.刚刚从泉水出来的马可看到一前一后两个人在野区你追我赶。为首的红发持枪男子一直跳来跳去躲避身后的攻击,而后者则叼了根草叶浑身散发着杀气。

“太白别追了!我不就是杀了次马可波罗你至于一直追着我吗!”

李白闻言顿了脚步,一言不发地轻挽了个漂亮的剑花,一道将进酒身影如梭,徒留原地一道残影。

“十步杀一人”

李白—天下无双—韩信

“千里不留行”



9.吃瓜群众王昭君表示:

“爱的力量。”



10.马可波罗十分感动,为了表达他对李白的谢意——

他壁咚了李白

马可波罗看着李白绯红的脸颊和不自然地向别处瞟的眼神,下了决心似的开口:

“李白先生,上次弄坏的您的玉佩,剑柄和酒壶……哦对了还有那个夜明珠,我都……”

李白—击杀—马可波罗



11.马可再一次躺在了自家门口的地面上



12.香菇



13.李白对着躺在地上的马可波罗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



14.“滚,不送。”



15.马可哭了:

我做错了什么?!



16.妈个鸡,世界辣么小